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如果书法家的字,三名工程

  记 者:创作的时候是很痛苦的吗?

  李 啸:有时候也不敢。

你认不识不能代表别人认不识。别人还是欣赏得来的。写的好不就称呼为书法家了。在以前每人都会书法也就没有书法家之说了。只是现在有什么书法家什么协会的。喜欢就关注吧!共同学习共同进步。
图片 1

  记 者:有的老师告诉我,其实不管你学哪一种书体,进去了以后就发现心有多大,天就有多大,想写到什么样的程度,就能写到什么程度。我看您的介绍资料说,从2005年到现在,书坛上的各种事您都不再参加了,您说您自己在闭门息影、以图自新。

  记 者:您的标志性书体是行楷吧?

先不忙回答问题,且上一图,大家看看,能认出几个字?

  采访地点:安徽省阜阳市王金泉工作室

  李 啸:客观评价自己的书法作品,这么多年来其实进步很小,我经常感觉还是得加强一些对传统经典的临摹学习,还是要不停地使自己能够提高一点。至少不能把自己这种惯用的书写方法固化,不能固定在一个层次上面,经常还能补充调节一点,还能够让它有一点变化。我觉得现在还是在一种维持中提高,始终在这样一个层面,没有大踏步前进的这种条件。

回答:

  王金泉:我怎么说呢,也算是尽自己的一份力吧。因自己在学习书法过程中走了好多弯路,所以尽量的让学生目标明确,扎扎实实地走好每一步,去花哨、多务实,告诉他们书法要艺术化,不要娱乐化。说句题外话,现在有些书家可能对书法产生了穷途末路的感觉,于是乎突发异想,把书法由高雅推向低俗,个别高校也有类似情况,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我就不用举例子了,实质上他们就是把书法娱乐化了,已经不是纯粹的书法了,如果泛滥下去应该非常可怕。所以我感觉还是纯粹的书法艺术最富生命力,我们已经薪火相传几千年了,我们有必要改变现状吗?我们又有什么本领改变现状呢!教师是一份比较高尚的职业,也就是说做老师的要对得起这份职业。不管怎么讲,我愿意把这份职业做好,如果时机成熟,一定在老家办一所比较理想的书法学校。

  李 啸:我呢,说句实话,现在在这个特殊的工作岗位上,因为大量的精力投入在工作上面,每天到班上不停地接待来人,不停地有人找你看作品,然后再谈一些具体工作。所以相对来说可能大量的精力用在了工作上。也许因为在这个位置得到的利益很多,但是在专业学术上面又会失去很多。往往人总是这样,在这矛盾当中,有的时候经常自己会想什么时候退下来。

书法作品有其特殊性、专业性,尤其早期的甲骨文、早期的章草,属于文字或某种字体产生之初,写法尚不统一,非常难于辨认。《平复帖》即是如此,甲骨文的辨识也是如此。

  王金泉:我感觉到还是缺一些文化修养。

  李 啸:其实我的风格还是想追求一种符合时代的审美特征,还是想追求灵动一点、变化一点,不太死板。古人往往把楷书写得很工稳、很整齐,自己其实还想把这种安静的东西写得活泼一点,所以加了很多的笔法,把它写得比较灵动变化一点。现在这个时代特征其实发生很大的变化,现代人没人穿中山装,穿休闲装,其实是审美的转型。大家追求灵动变化、快捷、注重构成的这种样式。所以我觉得真正一个好的艺术家,他都能跟这个时代的审美去贴近,他不完全停留在原来古人的技法技术上,他还要追求时代的审美方向。我觉得这样的东西才是鲜活的。

回答:

  记 者:那您是怎么把握这一点的呢?

  李 啸:肯定有关系。因为我是苏北人,苏北处在一个南北气候交汇的地带,这方土地给了我北方人豪迈的性格,但是也有一点南方人的细腻和委婉。所以这个跟地域的东西还是有很大关联的,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什么样的生活环境、什么样的人文特征会影响着审美风格。

图片 2
图片 3回答:

  记 者:书法不能作为一种纯艺术?

  李 啸:对。所以现在呢,很多评委在评审作品的时候,他们走两个极端。我因为多次参加评审,很多评委认为当今的艺术走进了形式化,特别反对一些形式化的制作化的东西,其实是两方面的。现在只是这个时代的风气,形式大于内容,所以在各种展览的评审当中,形式化的作品占据主流,而且制作过度化。但是有的评委对稍微制作化的作品很反感,其实这个时代形式化是必须要有的,艺术已经成为一种构成,带有一种构成。现在一个歌手到舞台上唱一首歌,就一个人在上面唱,观众会觉得太单调,如果要有几个人在上面伴舞,有一些其他综合的东西,效果就会好一些,视觉的审美已经开始多元化了。但是真正的艺术应该回归到艺术本体的本真,所以我上次在省文联讲课,就说中国好声音为什么会火?其实就是呼唤一种本体的回归,要把一切艺术的其他形式剥离掉,甚至不看歌手的模样,就听到你的声音。当代艺术在呼唤本体的回归,但是我觉得光是声音条件好并不是真正一个好的歌手。也不一定都能成功。所以大家都应该去思考,不是说回归到艺术本体最本真的东西就是最好的,因为这个时代在改变嘛,也要有一些形式的东西。

图片 4

  王金泉:对啊。所以说我这次在“三名工程”中写的作品就比较传统,有王羲之的温润、有颜真卿的苍茫、有苏东坡的厚重、有米南宫的峭拔,当然这些东西都是我理解后重新给予组合,所以显得比较统一。

  记 者:所以有时候过度的形式,可能还是因为欠些功力才需要那么多的形式来装点自己。

书法,在写字的基础上,有了一定的升华,称之为书法。这种一定意义上的性情表现,衍生出了行书和草书。一般没有专业的研究的人的确很难分辨。比如著名的颠张醉素。他们的书法一般人是很难辨认的。但是,他们的书法建立在一定的基础之上。自叙帖中说:吴郡张旭长史,虽恣性颠逸,超绝古今,而楷法精详。特为真正。古人书法,是建立在一定的学识和笔墨功底之上的。这是古人的两个例子。而当下,诸多所谓的书法家,大多胸无点墨,用笔更无章法,又急于出名求利,利欲熏心。故而为了博人眼球,胡写乱划。就连当今书协主席还把“天行健君子以自强不息”这句话落款为“庄子语”呢。这是多么大的笑话!当今书法,群魔乱舞。不从根本上下功夫,反而胡作非为。实际是诋毁了传统艺术!二田写得规矩,但是,那只是学会了永字八法罢了!一家之言,姑妄听之,言过之处,得罪书法家了!抱歉!

  王金泉:书法给我带来的变化太多了,最大的变化是让我心里有一种满足感,感觉自己活在世上是一个有用的人,自己心里能够踏实起来。这是书法给我的一种最大的慰藉。有人说真正学书法的人是真正快乐的人。我完全赞同这句话,因为此话彻底说出了我的心声。可以这样讲,我每天都很快乐,因为我感觉到书法的处处风景都等待我去领略她的美妙。

  李 啸:就是行书体,以前只看到唐楷的字体,因为市面上也没有这样的印刷品,所以我记得非常深刻一直到1983年,上高一的时候,当时看到一本米芾帖,觉得书法还有这样写的,当时就每天写、每天练。所以我到上大学的时候,基本上米芾帖写得非常非常到位、非常非常像。所以当时南京的季伏昆先生第一次看到我写的字时说:“你写得这么好!”其实当时也没有老师指点。当下的年轻人多是我们一般意义上说的,很多都是从传统经典里面出来的,但是真正到学习书法的过程当中,我给他总结为两种,一种是完全从传统理念的学习当中获得成功的。但是很多的书家都是通过向传授老师的直接学习,我现在形成的这种风格,其实在我十几岁的时候遇到了戚庆隆先生,他曾在四届全国展获全国奖。当时我没有接触过墓志,看他这个字写得特别好,就一味地对他进行追摹,就像现在年轻人追摹获奖书家一样,对他开始非常崇拜,追摹他的这种获奖的风格,然后慢慢地写到一定程度以后觉得自己不行,观念上开始转换,很多人也会经常说:“哎,你是学谁的?”由此,自己慢慢地想和老师的风格脱离开,并把所有北魏墓志找过来,选择了几种自己认为比较喜欢的开始下功夫去临帖,大概临了五六年,基本上把墓志笔法掌握了以后,慢慢地我开始临习褚遂良,开始用行书的笔法去融通变法。其实,学习的过程最早是对一种字体要下足充分的功夫,要掌握一种技法,然后去遍习百家,融通变法,形成自我风格的一个过程。真正一种风格的形成,它还是从传统里面出来的,但是真正想形成一种书风,现代的人还是会受老师的影响,因为他直观地看到老师的书写方式,对他影响会更大,所以我觉得现在这种师承的东西非常重要。不要认为学生学老师的就是不好,关键最后看他自己的领悟能力,往往面对传统经典的时候,很多书家觉得高不可攀,他心里面存在一种恐惧感,但是当面对老师鲜活笔法的时候,你特别容易去上手。所以现在很多人临摹老师的作品,我不反对。但是他临摹到一定份上的时候,他要转换,他要再回归到传统当中去借鉴,然后慢慢地与老师剥离。其实我早期写墓志,我没见到很多墓志的作品,我是受老师的影响。然后到最后发现了自己书写当中存在一些问题的时候,甚至觉得与老师逐渐贴近的时候,开始从传统里面再去借鉴、再去学习,是这样一个过程。

图片 5

  记 者:您闭门息影,然后图自新。反思的这8年里面,您得出来的结论是什么?书法的本体是什么?

  李 啸:这只代表我的一种观点,甚至也可能是代表一种批评,但自己首先要批评自己,自己现在还没有解决好这个问题。自己内心想解决这个问题,但是现在还要通过不断地学习来解决。

问题:如果书法家的字,大家认不出来,为什么还可以称呼为书法家?

  王金泉:真正好的作品应该是雅俗共赏吧,要不然怎么说王羲之的东西最好呢。

  李 啸:其实还是楷书,虽有一些行书的笔法在里面,但还是以楷书为主,总体上属于楷书的范畴。

图片 6
图片 7
图片 8回答:

  王金泉:学晚了。

  李 啸:在北碑中有很多风格较为雄强的作品。在我们这个时代,作品被一味的阴柔化,打个比喻,就像男人要长得女性化才能确定他是美的。其实男性要真正有男性的阳刚之气,那是真正的大美。不是长的像小姑娘一样的那种男人叫美男子,那不是真正的美男子。书法亦然。

但即便这样,如果你没有接触过草书,很多写法普通人还是难于辨识的,比如“天”字:

  记 者:其实是一种情绪上的不断的生发、推进,然后最后形成这样一种气象和格局。

  记 者:将来如果没有这么多繁杂的行政事务,您大部分的时间可以用在书法上的时候,您期待会有怎样的收获?

因为这是“伪书法家”,没有真实水平,被一个个山头,一个个圈子相互吹捧出来的书法家!更是体制下(本身艺术,体育和政治无关,但还要党领导下,书记当家)的一个个闹剧!这岂不是很奇葩?!所以吸引无数追名逐利的人使劲钻营,要一个个协会的证书,参加一个个无厘头的比赛,这种心态下,还以书法家自居,问问自己的良心:这是哪门子的书法家!

  记 者:美学,就是审美这一块?

  记 者:这是别人对您的评价?

回答:

  王金泉:缺的东西感觉到还很多。

  记 者:您刚才一开始就跟我们说,您其实是一个特别敢于说真话的人,是吧?

这个问题,麓风轩老师也经常被问到。

  王金泉:未必。那种所谓的曲高和寡也好,阳春白雪也好,那是一种说法。

  记 者:“雄强”作何解释呢?

图片 9

  记 者:您现在带了多少学生?

  李 啸:你谈到这个责任的话题,我在想,现在我们经常会赋予书法家更多这样那样的责任。但是真正作为一个艺术家,我觉得首先要对自己的艺术负责,你能够把一切的传统经典继承好,能够站在古人的肩膀上高出1%,高出1厘米,我觉得这就是艺术家对社会最大的责任。不管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们在这个工作上面超出别人一点点,超越古人一点点,或者是属于自己的一点点创新,我觉得这个就是其对书法最大的贡献。我可能在书法艺术上进步很小,但是我觉得首先我要在这个工作岗位上为会员做更多的事情,把江苏的书法事业能够再往前推一步。在我做秘书长之前,江苏的书法在全国还没有落后,这个也是我的责任。在这个基础上,我还想在艺术上面取得更大的进步。你说艺术上面达到什么样的一种境界?它是一个终极目标,我觉得这个是靠自己的修为的,从技法的锤炼上面,从学养的不断积累方面,从人格的不断完善方面,都要不断地增强、不断地学习、不断地提升。

很多人应该看出来了,这就是被誉为“法帖之祖”,现在已知的传世年代最早的名家法帖——西晋《平复帖》,书法国宝中的镇国之宝。

  王金泉:我就知道,你要不雅俗共赏,过春节的时候,春联都没人贴你的。

  李 啸:它是精神层面的。

图片 10
图片 11
不是所有书家的字都认不出来,而是有一部分书家故意标新立异,以为这样就是创新,所以被人们称为丑书。创新可以.变化可以,标新也可以,但不能离谱,这个谱就是基本的规律和规矩。否则不单是不认识的问题。还会自已走弯路,把别人引上邪路,如启功的字现在叫启功体.为什么?书家应该多反思。你是书家,但不一定能创出书体,所以不要被。。名。。。利.。驱使。很好研究字的造型,然后研究布局。当然布局里包含笔画在字里的布局,字在行里的布局,行在篇里的布局。

  王金泉:非常大的空间。别人也说,我自己也感觉到,我的书法不能说大踏步地前进吧,还是慢慢地在走着的。

  中国书法家协会理事、楷书专业委员会秘书长

书法是艺术,不是用毛笔写出来的字就是书法。现在的出版商为了挣钱,把凡是用毛笔写的字都作为书法出版,搞乱了概念。在网上更不用说了,被人们唾弃上千年的糟粕也摆上书法的书架来赚眼球和流量。书法首先是造型艺术,如各家楷书,隶书,篆书,行书,即使比较乱乎的草书也有型的问题在里面。

  王金泉:有点晚了,已逾天命之年了。托您吉言。但是想向前迈一步,的确非常难,就像登黄山云梯一样,过半后每走一步都非常辛苦。一般来说到了五十岁有一种现象,要么停滞不前,要么滑坡,能前进的只是少数。也许是成熟世故了,现在总感觉到自己的状态不如以前。

  记 者:您平常思考最多的问题是什么?

回答:

  记 者:没有,我对您的感觉是:您现在正是状态最好的时候。

  李 啸:嗯。

如果我不上学,学汉字那么我汉字肯定不认识。你没学过怎么会认识呢?我说汉字我不认识不要了。要它干嘛?我也不认识。可以吗?当然是不可以的。因为汉字是我们的文化,不能因为你不认识说不要就不要了。而现在有人说草书不好认,要它干嘛?不要写了难认死了。乖乖不能因为你认不识,就不要了吗?它是我们国粹代表中国的文化中国的文明。因为你不认识就不要了吗?当然是不可以的。你想认识它首先去学习它,你不去了解它你不去学习它你能认识吗?你以为你是神仙啊!我听到有人说草书不好认我就来火。你不去学当然不好认了。你不认识也就算了,还说什么不要了。这样人还不少。书法要是好学好写好练,还苦练几十年干嘛?只因为不好学才用这么长时间来苦练。
图片 12

  1962年出生

  记 者:秀美的东西是帖学的一种特点吗?

字不认你,你不认字,字有道理。

  王金泉:刚才我已经说过这话,那是肯定的。不少学生已经获奖,每一次获奖,我比他们还高兴,然后我跟他们说,你们谁获奖,我给谁写一件精品。

  记 者:你刚才说到的书法本体是什么呢?

写字是实用的技能,书法从写字中来,但已发展成一门艺术,所以,书法家写的一些字,一般人不认识很正常。当然,书法也绝不是随心所欲,乱写一气。

  记 者:非得要把它变得面目全非?

  记 者:说说您的性格吧,您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看到您的书法我们觉得就像您说的把这种秀美的东西融合到碑的雄强里了,其实您是内刚外柔的人吧?

历代藏家,都曾尝试解读《平复帖》,却大都望文生叹,直到明代,大收藏家张丑辨识出14个字。后来有日本学者又辨识出6个字。上世纪六十年代,启功实现了通释原文,但仍未认全所有文字。

  记 者:自学的这个经历把文学的基础功底打得也很扎实。您那个“气”和“家”,练了多长时间?

  记 者:李老师,很多评论家对您的评论是这样说的,就是用帖法书写碑法,书卷气成为您一个非常大的特点,开创了您行楷书的一个新的范式。这个评价您认可吗?

我是江上人感谢您邀请!首先这幅作品上有两个错字。“登高壮观天地间”“登”与“观”是不标准的。草字也是非常严格的标准的。不是你想怎么写就怎么写的。本来就不好认,你再写不标准就更不好认了。所以以后一定要注意草字的标准。
图片 13

  王金泉:先说说当代书法家吧。当代书法家分好几拨。一拨就是比较踏踏实实在家做学问的那种,这是我们比较敬佩的一类;还有一拨是既在默默地做一些学问,还在进行传道授业解惑的工作,有所传承嘛;还有一拨,就是天天在社会上奔波,串市场,走江湖,从不消停,他们就没有时间静下来去研究书法。我感觉最可敬可佩的,还是那些在家默默做学问的人、研究书法的人,他们这些人才最让人敬佩,中国的书法就看他们了。现在的专业报刊杂志所介绍的书家大都不能让人信服,有的书家甚至是在玩杂耍。我们几乎天天都在看报,有些刊登的作品确实害眼,介绍的文字更是不负责任。其实这些都是误导。当代书法已经走过三十年了,媒体应该负起宣扬主流书法的责任。当然一个真正的书家,是要以发扬光大中国书法为天职,要做好传承工作,而他所担负的责任应该是在探讨书法深邃的同时,还要为把中国书法推向世界,把书法融入到世界艺术之林,使之成为令人膜拜的佼佼者。我虽然至今还蜗居在一个贫困的小县城里,刚才绝对不是在说大话,每说起书法,总有天下为怀的感觉,我想大多数书家也应该是这样想的。

  记 者:您把帖学跟碑学结合到一块儿的时候,您找到了这种美,是吧?

书法是门专业性很强的艺术,并非我们日常的写字。

  记 者:评论家对您早期书法特点的评价是“民间书法造型”,为什么这样说呢?

  采访地点:江苏省南京市李啸家中

一、我们不妨先来推理说一说

这样类似的问题似乎有很多,比如:数学家的推理演算,大家认不出来,为什么还可以称呼为数学家?科学家做的研究,大家都弄不懂,为什么还可以称呼为科学家?......

其实,我们作为常人而言,认不出的字,推理演算不出的数学题,弄不懂的科学研究,等等等等,太多太多了!所以庄子说:“吾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

可以说,之所以能够称呼为“XX家”的人,一定是在某一个领域内学有所长,有所建树的人。当然假冒的“XX家”另当别论!我们不能因为自己不懂而去否认别人的探索与成就。

图片 14

(钟笑佛老师楷书作品:天道酬勤)

  记 者:雅俗共赏。

  记 者:您从小开始练书法,几乎什么风格都学过。您选择行楷作为自己的艺术追求,跟您的性格有关系吗?

二、再来说说书法家的字为什么很多人认不出来

为什么很多人大言不惭地敢于问“如果书法家的字,大家认不出来,为什么还可以称呼为书法家”这样问题?似乎书法家写的每一个字都要大家认识!就目前我们大众的文化普及和艺术修养程度来说,还是很困难!

1、金石书法家要具有非常深厚的古文字的研究与书写能力,甲骨文、金文、大篆、小篆、汉简等等,进入里面就是一个博大精深的古文字殿堂,很多学者穷其一生能够研究出一点成果,那就是很有建树了。不仅要能认出来,还要能写;不仅要能写,还要写成书法艺术品,其中的艰辛可想而知。所以说我们吃瓜群众没有古文字的学养,要能认识这些书法作品是很困难的。但为什么大众不认识还要写,就是要为研究历史、考证历史、弘扬中华文化努力。

2、也有很多人说:我说的不是古文字,我说的就是楷书也看不懂的!好,楷书我们又能普及多少?初期“楷书”,仍残留极少的隶笔,结体略宽,横画长而直画短,在传世的魏晋帖中,如钟繇的《宣示表》、《荐季直表》等;东晋以后,南北分裂,北派书体,带着汉隶的遗型,笔法古拙劲正,而风格质朴方严,长于榜书,这就是所说的魏碑,典型的如《龙门十二品》,一碑一个姿态,我们要能懂的又能有多少?到唐代书体成熟,书家辈出,唐初的虞世南、欧阳询、褚遂良、中唐的颜真卿、晚唐的柳公权,其楷书作品均为后世所重,奉为习字的模范。对于大部分来说,写的唐楷,可能认识,若写魏晋楷书,不一定能看明白!

3、还有一个问题,就是按照现代印刷体来写估计也很多人不认识的“繁体字”。我们现在普及简体字,大家都只认识常用简体字和极少数的常用繁体字。可是书法讲究的就是写繁体字。一个简体字可能对应的不止一个繁体字,不同的意义和场合用不同的繁体,比如“后”字、“几”字这么常见的两个小学一年级汉字,它们的繁体字就常常弄得人云里雾里,常常用错。所以,大众如果没弄懂繁体字,看书法肯定会有一定障碍!

图片 15

(钟笑佛老师楷书作品:大智若愚)

4、再说草书,草书分为章草和今草,而今草又分大草(也称狂草)和小草。不说那么复杂,就说一点——草书符号!要想准确地认识或书写草书,就必须认识草书符号。那么什么是草书符号呢?替代楷书的偏旁部首以简练的符号书写,即是草书符号。它是根据汉字组成的规律,将组合字分为左、右、上、下、中五类,每一类又据偏旁和部首的不同,分成若干代表符号,使其千变万化的草书一目了然。这些符号是怎么形成的呢?千百年来,历代书法家书写过程中总结其草书的规律,不断发展、提炼。到了近代,于右任先生将这些有代表性的草法分门另类,归纳成标准草书符号、使其草法有规律可循。如果读者朋友能把大部分的草书符合弄明白,再来看看草书就不会说不认识了!

好了,我们普通大众,肯定没有那么多的时间和精力去弄明白那么多问题。这些都是书法家(我说的可不是假冒书法家或江湖书法家)该干的事!也不影响我们对书法艺术的欣赏。

黄永玉曾举了这么个例子:有人去问毕加索:“你的画我如何看不懂啊?”毕加索问:“你听过鸟叫吗?”“听过。”“好听吗?”“好听。”“你懂吗?”


“麓风轩”开展公益性书法教学,发布了很多优秀的课件资源和学习书法的心得体会。欢迎书法同道和有兴趣的朋友可以关注,共同学习、共同成长。

回答:

大家好!我是墨韵书香1314。

我先上图,大家看看认不认识哈?能认识多少个字?
图片 16
图片 17
图片 18
我相信绝大多数人都不认识吧!除非他是学草书的,对草书有大量的研究,也许没问题。
图片 19

那既然大家都认不出来,他可以称呼为书法家吗?所以这个问题问得太次了,太没水准了。

我告诉各位他就是中华第一草书:怀素,作品名为《自叙贴》内容为自述写草书的经历和经验,和当时士大夫对他书法的品评,即当时的著名人物如颜真卿、戴叙伦等对他的草书的赞颂。
图片 20

难道你会认为怀素不是书法家吗?

书法家的字和大家认不认识没有任何关系,书法字体种类多,大篆,小篆,隶书,楷书,行书,草书,魏碑,狂草之分,每位书法家的主攻方向不同,不能一概而论,比如篆体字,拿到现在来人,几乎没几个人能认出来,就算是书法家如果没练习过,也很难认出来,很难认全,何况其他人呢!
图片 21

我是墨韵书香,大家关注一下,点个赞,谢谢!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陆发布于betway必威官网注册,转载请注明出处:如果书法家的字,三名工程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