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风过有声留竹韵,清风鸟语唱幽竹

图片 1

随手翻阅曾经游历过的影像,一帧帧翠竹的画面映入眼帘,竹现情添,回味如昨,瘾的人心儿嚯嚯的。虽生长在北国,这多年来也没少去过江南,扼腕静思细掂量,那情那景那软软的风,那树那花那网格的田,那桥那水那如烟的雨,那江那河那湖泊的美,那瀑那溪那摇橹的船。思来想去滤出精华,还是江南的竹在脑海里烙印深刻。

图片 2

王蕴锦苏州大学艺术学院美术学硕士

北方也有竹。物以稀为贵,这些竹或栖息公园一隅或生长庙宇一角,即使在生长的季节也显得稀落颓废。可一旦踏上江南的土地,见异思迁情像迥然,这才是竹林竹海竹世界,竹韵竹貌竹故乡。

东坡说,宁可食无肉,不可居无竹。竹以其虚心有节被视为有君子之风,素为文人雅士所喜爱。因此画竹,常为习国画者所必修。画史上以画竹成旷世名家者,清代郑板桥最为人熟知。

沈威峰画的竹,是江南春天蓬勃生长起来的竹,挺拔劲节,清翠欲滴,婆娑可爱,超群脱俗。竹叶沐浴在上午十点钟明媚的阳光里,光影斑驳,轻轻摇曳;新生的竹笋,破泥而出;旁逸斜出的竹干,直入青云,斜而不曲,弯而不折。竹林的远近层次、光影、透视和色调,都被恰如其分地表现出来。这种结合古今、融汇中西的墨色并用的手法,将江南竹韵淋漓精致地挥洒笔下。

青山绿水小村外,那山坡上的竹碧青翠绿,无风自娇轻摇摆,婀娜多姿风韵来,几点白鹭林中舞,小村飘渺似瑶台。翠竹依势层层滴翠,白墙灰瓦掩映其中,池塘荷叶凝结珠露,几只白鸭戏水****。与北方村落排房式的建筑不同,江南的小村居家独立成景,一簇修竹或房前屋后,几株绿竹或单挑独立,密有密的参差美,疏有疏的雅致妙,这竹的点缀,在北方人看来,真的是一村一风景,一户一仙境。

画竹看起来似乎简单,用笔墨拉出一节一节的竹竿,再在中间以上的部位用墨迹挥写出重重叠叠的又字和个字,婆娑有声的竹叶便栩栩如生呈现于前,再用漂亮的书法写上点题的诗句,画即完成。想当年板桥以竹配石、配兰,再加上他那如乱石铺街的绝妙书法,不知迷倒多少骚人墨客、文人雅士乃至达官贵人。

一只山雀不偏不倚地落在竹干上,张着小嘴鸣唱于天地间,仿佛正在呼唤知音的到来。山雀活泼可爱的体态、细腻的毛绒羽翼、炯炯有神的眼睛,被作者细致地描绘出来。鸟脖子处的飞毛,用笔生动,将羽毛的弹性表现出来了。张开的鸟嘴更为生动,殷红的舌头一笔勾成。画面左上方的留白,似乎暗示着画面之外的竹林里,也有一只俊俏泼皮的山雀,和画面中的遥相呼应,铮铮和鸣,余音绕竹,情意绵绵,呈现出清新灵动的意境。

水边的凤尾竹更是一袭翠衣婷婷袅袅,临水弓腰竹叶儿沾了几分水性,摇曳之中竹竿儿添了几分刚柔。竹影映水中,水波弄清影,影随流波动,阳光碎金蹦。翠竹流水天然搭配,动静结合美轮美奂,一叶竹排漂流水上,几多欢笑尽撒水面。凤尾竹背靠青山大幕层层扶摇,一汪清澈衬着凤尾竹起舞翩翩,临山近水真幻境,凤尾情韵几多情。

看过沈威峰画竹,才知道,画竹远不如此简单。

左下题字风过有声留竹韵带来触觉、听觉、视觉等全方位的感受:风,从竹林穿过,竹叶的萧瑟声,鸟儿清脆的鸣叫声,闭上眼睛可以聆听到大自然的灵动,整幅图画干湿浓淡富有变化、虚实多变,意韵无穷,堪称上乘的小品佳作。

南方的庙宇道观苍松翠柏有之,更多的还是幽深竹径凭添了几分清踪。红墙庄重翠竹长就墙内外,飞檐玲珑修竹几簇掩飞檐,飒飒松柏无风自肃,尖尖竹叶摆动禅情,师傅道长香客虔诚,香烟缭绕竹隙穿行。竹韵清修礼拜浑然一体,雅韵庄严融洽木鱼声声,回廊敞口处吊下几枝竹叶填空,大殿拐角边一簇竹竿节节搭衬,梵乐声起时翠竹微微动,居士参拜时脚步渐渐行。江南的竹得益于香火的熏陶自然多了些许的灵气。

不简单在于,线条与墨色的运用和控制,竟体现出迷人的光影和神秘的层次感。画画所有墨色全为一种颜色是一个死寂平面。只有黑、白、灰错杂相间,而且灰色层次变化无穷,才能显示出空间层次的变化无穷。威峰画竹之妙,在于墨色掌握的浓淡搭配屡有奇招。浓墨的竿、叶为近,淡墨的竿、叶为远,浓墨的竹节为刚,淡墨的竹筒为柔、显透明、出光影,特别是那些运笔中出现的飞白,更显示出光的闪亮。明晰的线条为竿为叶,淡淡的墨晕为雾霭为山影。这种浓淡的搭配,奇妙地展现出一片气韵流畅的深远,和一种深奥神秘的涌动。

一条乌篷船孕含江南情,轻舟慢桨船动景驻饱览小桥流水景。记得那是经过一座弯弯的小拱桥,在小桥的弯拱旁边长着几枝修长的嫩竹,大老远看去小拱桥头上就像插着几枝花。小桥悬在头上,嫩竹依着拱桥,拱桥沧桑小巧藏刚进,嫩竹插花尽显柔中柔。在通过小桥的瞬间下意识地触摸了小竹竿,颤巍巍相迎远访客,娇嗔嗔抖动会嘉宾。虽时过境迁,记忆中那几枝高挑的嫩竹至今挥之不去,似乎现在手上还留有嫩竹的清香。

《清气满乾坤》纵124cmX横250cm2012年创作

融进竹海之中,一种回归之感顿生。欣赏是一种天性更是一种悟性,平视看去,竹竿层层编栅栏,仰视望去,竹叶摇曳筛阳光,低头俯视,嫩嫩绿绿青青草。空气中弥漫着竹香,吸纳间焕发着舒畅,冒头的竹笋嫩的令人心颤,粗细不一的竹节蕴含着生长。有的茁壮挺拔,有的纤细可人,碧绿竹叶,黄绿竹叶,墨绿竹竿,浅绿竹竿,生长有致,高低得当,株距不一。竹林中的小径弯曲着伸向竹林深处,移步小径踏在飘落泛黄的竹叶上,一种悦耳的天籁由此而生。

不简单在于,画面布局体现出鲜明的节奏感。或横幅、或条幅、或斗方,或大或小或长或短,画多少根竹,竹竿伸展指向何方、线条如何交叉、穿插、倾斜的角度大小等,无不深有讲究。稍有不慎,便会败坏画面。纵向的条幅一般为几枝竹,横向的横幅则有几丛的组合。威峰的竹画,不但在疏、密、粗、细的几枝竹的处理上表现出生动的交叉、穿插与节奏,在多丛组合中,也体现出优美的变化与鲜明的节奏。这种节奏使得竹丛多而不乱,错而不杂,拥而不挤,每枝每节甚至每一张竹叶都显出生机与灵性。是啊,大自然,不就在这种和谐的穿梭与避让中从容地伸向阳光,获取自己的生机吗?

走出竹林漫步山坡,回首竹林浩瀚无边,那竹林借着风舞得正酣,一团团绿色的波涛涌来涌去,随风送来的涛韵别是一番意境。在北国听过松涛的长啸,探江南耳闻竹林的吟唱,阳刚柔情皆入耳,两支天曲风中来。勾勒的是一副江南的画,演奏的是一曲江南的歌。比起书卷里的诗,比起画轴里的画,竹林竹海自逍遥,天道煽情的自画像呼之欲出,地造原成的江南美昭然若揭。

不简单在于,画面结构力量的平衡。画面的结构,不论左右还是上下,都有力量的平衡在起作用。力量不平衡的画面,让人心理上不得安宁,难以产生美感。画竹的一个很重要的特点,是要在纵向竹竿的上部,铺展开横向的竹叶。浓淡杂陈、层次重叠的竹叶,使得画的上部浓重,画面显得头重脚轻。为了稳住阵脚,画家在下部画上大小不等的石头或土坡,添加若干嫩细的竹枝,整个画面上下便十分自然地平衡了。左右也是如此,不可能平铺直叙,总有一头较密实,另一头疏朗些。从空间上看,疏的一边轻,于是画家信手画上两只奋飞或驻足歌唱的小鸟,加重了这一头的重量;或者,让靠边的一枝新竹向边缘大幅度倾斜,就象一支将要撬起的杠杆,地球的重力加重了这一头的重量,整个画面实现了惊人的平衡。

面对此情此景思维变得有些飘渺无羁。看着看着竹林竹海变了,她腾飞了,聚合了,分散了,化作缕缕烟绿洒向江南的四面八方。镜像恍惚海市蜃景,那是江南的吊脚楼,颤悠悠的竹扁担,香喷喷的竹筒饭,还是竹篮、竹筐、小背篓;是横吹的笛,竖吹的萧,排序的笙,还是其乐无穷的竹排舞。心绪渐定依依别情,再会,渴望你江南的竹,呼唤你江南的竹,想念你江南的竹。

《风过有声留竹韵》纵46cmX横56cm2008年创作

威峰竹画不简单还在于,现代写意的中国画竟可表现出无限生机。现代人画竹,可参照的先贤圣物太多,如果还如板桥等人一样,以性情人品的象征为主题,想赢得现代观众的青睐,必败无疑。中国文化中对高尚人品的追求与赞美,在板桥等人的竹画中已有充分的表现,驻情于此,我们就还不如停留在板桥的画案上止步不前。威峰画竹,脱出了这种窠臼,创造了自属于己的画境和天地。他的竹,是一片有生命的竹,一片吐纳酝酿自然生气之竹,一片生存站立在广袤深远的自然空间中的竹。中国文化赋予竹之文化品格,盎然地流动在这些充满生机的竹影中。仍然是虚心,仍然是有节,仍然是豪情万丈的大写意,但是,我们仿佛能感受到阵阵涌来的氤蕴的气流、清脆的鸟鸣、和随风摇曳、竿叶摩挲的沙沙声。

《节高不染》纵95cmX横267cm2003年创作

赏竹的角度有多种:墨色结构、人品象征、意境渲染、真实生动等等。威峰之竹,早已不同于板桥之竹,占尽诸美,自成高格。我不能说,威峰画竹,已臻最高境界,正如一句广告词所说,没有最好,只有更好。但我敢说,在目前的造诣与功底上,凭他的悟性与勤奋,他能够达到最佳之境。多少年后,威峰会进一步用他的画作证明,今天收藏他的画特别是竹画者,该是何等的庆幸。我相信。

2002/11/8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陆发布于资讯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风过有声留竹韵,清风鸟语唱幽竹

相关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