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写真写意融入京味儿温情,剧组戏称

演员们将理发的过程融合到舞蹈中,搭配上“神曲”《小苹果》。这段舞蹈被剧组戏称为“剪刀舞”。 图片 1

  “剧中既有过去时、现在时更有未来时。而未来时就是一种象征。这些跟我们传统的现实主义不同,我们希望排出现代的京味儿戏。”

  “与人为善的传统精神,在如今这个时代可以说是越来越稀罕了。生活在这个忙碌世界中的人,很多都是‘金钱挂帅’,早就把真诚与情义抛到脑后去了。我创作《理发馆》这部话剧,就是想通过一个充满喜剧色彩又不乏温情的故事,来歌颂平凡人性中的真、善、美,让大爱回到人们身边。”7月16日,在北京人艺年度原创大戏《理发馆》媒体见面会上,这部话剧的编剧、年过八旬的宋凤仪老人如是道出了自己的创作初衷。

  昨晚,北京人艺2014年度原创大戏《理发馆》在首都剧场首演。该剧由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的太太、编剧宋凤仪创作,全剧围绕一家北京胡同里的理发馆展开。耿直的老板迷糊,用祖传的老手艺,在胡同口开着小理发馆。归国华侨朱比德夫妇回国寻访老中医,无意中发现了这家老式理发店,店里浓郁的传统味儿让旅居加拿大三十余年的朱比德十分兴奋。朱比德还发现这里有一个为救同学而失明的孤儿光明,于是以迷糊为首的胡同人都给了他无偿的帮助,这也成为光明生活的动力。在这家充满市井气息的理发馆里,爱也在几代人之间传递着。

——任 鸣

  作为北京人艺60周年过后推出的第一部原创大戏,将于8月26日与观众见面的《理发馆》由宋凤仪、李卫编剧,朱旭任艺术顾问,任鸣、王鹏导演,石维坚、吕中、班赞、王雷、李小萌、王长立、孙茜、梁丹妮等主演。据北京人艺院长、本剧导演任鸣介绍,《理发馆》是北京人艺最具特色的“京味儿题材”,全剧围绕一个北京胡同里的小理发馆展开,通过老中青三代主人公各自的故事,勾勒出北京的风土人情和人生百态。班赞饰演的剃头匠“迷糊”,在一个小小的理发馆里见证着市井百姓的爱恨离合,石维坚与吕中饰演的相濡以沫的老夫妇、王雷饰演的追求梦想的盲人歌手、孙茜饰演的泼辣却善良的女孩,每个出场人物都有自己的苦恼,却也都执著地坚持着各自的人生目标。“这些看似发生在生活中的小事,共同演绎着大爱的人性主题。剧中除了地道的北京话,更有观众熟悉的关于老北京的回忆。”任鸣表示,“《理发馆》以小见大,是北京人艺对传统的又一次延续”。

  导演任鸣表示,《理发馆》是一部讲述我们生活的作品,“用人与人之间的真情给人乐观的感受”。本轮演出将持续至9月8日。

图片 2

  熟悉北京人艺的观众对宋凤仪这个名字不会陌生,这位年过八旬的老演员曾一度活跃在北京人艺的舞台上。此次,退休多年的她跨界执笔,与学生李卫一起创作了《理发馆》的剧本。深厚的生活积淀和对艺术、生活高度的敏感性,使得宋凤仪创作起来得心应手,但她回忆起自己的写作过程,仍深感不易:“我们经过了三年多的创作,从最初的创意到最后的完成,前前后后修改了14次。现在的剧本仍然不是最终版,我们还需要根据排练的具体情况进行修改和完善。”宋凤仪的得意门生李卫则用八个字概括了自己的创作感悟:“褪去繁华,回归本位。”

  在《理发馆》中,思念祖国的朱比德夫妇、善良幽默的迷糊、失明却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光明等,每个人物都有鲜明的个性。任鸣表示,剧中的台词看点颇多,“这个戏的台词处处机锋,诙谐幽默,有喜剧风格,但又非常接地气,我们在整个创作的过程中,就是在创造快乐,享受快乐”。除了写实的表现,该剧还融合了象征、写意等元素。“这些跟我们传统的现实主义不同,我们希望排出现代的京味戏,这种现代京味体现在一种现代人的精神和时代感上”。

《理发馆》剧照 杨思杰 摄

  《理发馆》还有一位“星级”艺术指导——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作为朱旭老爷子的老伴儿,宋凤仪介绍说,为了“避嫌”,朱旭并没有参加人艺艺委会对剧本的审查,但他在家中看过剧本后,提出了很多修改意见。“我们在排练过程中增加了一段幕前戏,就是朱旭提的建议,我每天回家都告诉他排练进度。”宋凤仪表示,“尽管朱旭由于身体原因不能参与演出,也不能天天来排练场,但任鸣导演给了他一个特殊角色:旁白。他很激动,自己在家早早就开始看剧本准备了”。

  台下 找个冬瓜练刮脸

  8月26日,北京人艺年度原创大戏《理发馆》登上首都剧场的舞台,首轮演出将持续至9月8日。全剧大幕开启,随着序幕结束,舞台上出现一条纵深的胡同,灰墙、老树、远处的门楼,胡同口的小理发店、副食店里外通透,令观众仿佛置身老北京的传统民居中,既真实又让人充满了想象空间;胡同里走来一对老夫妻,他们是这部由任鸣执导的话剧《理发馆》里穿针引线的重要人物——归国华侨朱比德夫妇。全剧围绕一家北京胡同里的理发馆展开,以他们回国看病为线索,上演了理发馆老板迷糊以及盲人光明等一群热爱生活、有着乐观精神的北京人的生活百态。

  《理发馆》是以排京味儿戏见长的任鸣执导的第73部作品,“我的每部作品都不一样”。任鸣自信地说。他坦言,《理发馆》的创作目标是既好懂,又好看。“我们希望让观众看后觉得生活有希望、活着有意义。人都有梦想,所以我们离观众特别近。”目前,剧组已进入排练阶段,任鸣说自己在排练过程中最强调的是交流:“要发挥演员的创造性,提倡大家多尝试。这就像科学发明一样,哪怕有十次失败,第十一次就可能会获得成功。”除了创造,任鸣表示生活化也是这部戏的重要看点:“《理发馆》很接地气,我们可以无限地挖掘生活。”

  剧中饰演理发师的是北京人艺青年演员班赞。此次挑梁出演理发师,在剧中还要给石维坚刮脸(下图),班赞为此专门走街串巷去胡同里的理发馆体验生活。

  由于之前主创团队一直对剧情“保密”,所以当观众看完朱比德和理发馆老板迷糊之间20分钟左右的关于古老物件、家庭往事的对话之后,几位主人公——华侨夫妇、迷糊、光明、理发店的学徒如意、吴大夫才全部登场亮相,依然没有矛盾和戏剧冲突时,才发现这并不是一部靠戏剧冲突支撑的话剧。

  除了人艺方面派出的一众实力派,原中国青年艺术剧院院长、著名表演艺术家石维坚此番也作为“外援”加盟《理发馆》,而与他演对手戏的是近年来回归舞台,先后出演过《北街南院》《原野》和《甲子园》的老艺术家吕中。“社会发展的车轮滚滚向前,但人们对爱和真情的渴望永远不会改变。戏里的小小理发馆虽然远离时尚和喧嚣,但穿梭于其中的人,却是爱与真情的化身。用一句话来总结《理发馆》的主题,就是‘人间自有真情在’。”吕中表示。据任鸣介绍,为了照顾两位老艺术家的身体,确保排练、演出的顺利进行,人艺专门为他们配备了服务小组。“在这方面,我们不敢掉以轻心,采取了足球战术:一对一盯人。”任鸣笑言。

  按照剃头行的行规,理发师要用冬瓜练手。“因为冬瓜跟人的脸型特别相似,而且上面有一层小的绒毛。所以我也找了个冬瓜练,这一点也不轻松。练完给冬瓜刮脸我就拿自己做实验”。

  那靠什么支撑?“温情。”主创们说。

  有这样两位老将出马,剧组和剧院自然信心满满。观众熟悉的青年演员班赞、王雷、李小萌、孙茜的加盟,更是让全剧增添了不少青春活力,再加上中坚力量王长立、梁丹妮等,全剧的演员阵容堪称重量级。“演员们都很下工夫,早在排练之前,班赞等演员就开始了体验生活,走街串巷地寻访理发馆、学理发手艺。”任鸣介绍道。

  经过一番苦练,戏里,从围布、放椅子,到拿毛巾焐脸、上刀,班赞都做得有模有样。“这种戏不好演啊,您说要演个古代人、外国人还行,可这演当下的人,大家身边的人,得让人家觉得真实。这就需要我们凝练生活,再现生活”。

  “戏中并不是靠跌宕起伏的情节去抓住观众,我们靠的是温情,我们在呼唤一种真情。告诉大家老北京的人们是怎么生活的。”剧中归国华侨姜敏的扮演者吕中说。一直眷恋祖国的朱比德夫妇,热心善良幽默的迷糊,失明却对生活充满希望的光明……主创团队意欲让每个人物都以鲜明的个性立在舞台上。通过平凡甚至平淡的故事,传递创作者的心声——北京人艺著名表演艺术家朱旭的夫人、跨界执笔的宋凤仪,不但用深厚的生活积淀勾勒出老北京的民俗风貌,而且希望在这个由喜剧小品改编而来的作品里传递“正能量”:“《理发馆》里发生的故事,不仅出现在舞台上,它应该更多地发生在现实生活里,发生在我们身边。”宋凤仪曾表示,这个剧是她看到社会上很多负面现象感到很痛心之后,十几次易稿写成的。

  台上 《小苹果》成“剪刀舞”

  《理发馆》是排京味儿戏见长的导演任鸣的第73部作品,他表示,这次的创作目标是要好懂、好看——剧中兼具“印象深”和“接地气”场面的要数从彩排时就开始成为话题的“神曲”《小苹果》,梁丹妮饰演的表姨,一出场就是爆炸头、艳花裙,跳着《小苹果》广场舞,之后还有“小苹果”伴奏的剪刀舞,如此“接地气”的造型,成为人艺此次新剧“贴近老北京生活、观之会有亲近感”的鲜明例证。同时,剧组专门邀请作曲,为本剧打造了主题音乐和歌曲。光明的扮演者王雷,现场演唱了名为《我多想》的歌曲:“我多想撕开眼前黑色的幕帘,我多想撕开黑暗再看你一眼……”

  扮演迷糊的班赞、扮演如意的李小萌和扮演表姨的梁丹妮在戏里也要跟随音乐一起跳起广场舞。演员们还将理发的过程都融合到舞蹈中,这段舞蹈被剧组戏称为“剪刀舞”。这段戏是为了剧中人物表姨设定的场景,扮演表姨的梁丹妮介绍说,“本来剧中设定表姨这位退休的大姐是要唱大鼓,我一琢磨,既然要表现老百姓的生活,咱就找一种时下大家最喜闻乐见的形式,于是建议导演改成跳广场舞。后来又听说现在有一首叫《小苹果》的曲子特别流行,于是出现了剧中的一幕。别看我的舞蹈就这么一段,但是我每天在家都练功,再加上之前的民族舞和芭蕾舞功底,这次这段舞跳出来不能让大家笑话”。排练时,任鸣还亲自带领大家练习。

  载歌载舞是任鸣的新探索,同时,在演员阵容方面,也体现出人艺对这部年度新戏的重视程度——吕中、王长立、梁丹妮、班赞、王雷、李小萌、孙茜……人艺老中青三代演员和“外援”石维坚的加盟,让全剧的阵容都堪称“重量级”,只是当今青年演员少了以前“人艺人”能让观众品味的“范儿”——班赞虽然很早就开始下功夫体验生活,用冬瓜练习刮脸,可惜表演缺少了梁冠华那样同是大胖子的“气场”;王雷演一个失明多年的盲人,还像一个刚失明的人一样演得到处乱摸;吕中曾表示,既然是用情动人,那这部戏对演员要求很高,我们需要用自己的情感去跟观众形成互动。可惜一些演员的表演并没有达到这样的高度。同时,由于剧本的节奏导致本来可以更有戏、更出彩的迷糊,发挥空间不大,而作为穿针引线的两位老华侨,则戏份过重而消解了胡同里居民之间的故事戏剧张力。

  “这是一部讲述我们生活的作品,用人与人之间的真情给人乐观的感受。”导演任鸣介绍说。一贯以京味儿戏见长的北京人艺再度推出一部贴近老北京生活的戏,除了故事、人物,舞美和布景对营造“京味儿”同样重要。

  曲径通幽的胡同外景、小巧温馨的理发店室内,和胡同居室内景……《理发馆》将一条地道的北京胡同搬上了舞台的同时,也运用转台完成两个内景和两个外景之间的转移。“舞美不在于高级而在于地道。”任鸣说,该剧的设计思路是要把北京四合院的美再现于舞台,带观众共同去感受老北京的味道。而除了舞美布景等写实的表现,该剧更融合多种表现手法,象征、写意等元素的加入让全剧新意十足,“剧中既有过去时、现在时更有未来时。而未来时就是一种象征。这些跟我们传统的现实主义不同,我们希望排出现代的京味儿戏”。除了表现形式上的多元,任鸣表示,这种现代京味儿还体现在一种现代人的精神和时代感上。以个性结合传统,就是这部作品要传递给观众的。

本文由betway必威登陆发布于资讯中心,转载请注明出处:写真写意融入京味儿温情,剧组戏称

相关阅读